冰雪

谁号令骑天 第二十一章 红颜祸水

2019-10-12 19:20: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谁号令骑天 第二十一章 红颜祸水

比起其他衙门的大小,这淡渺城的衙门府更像是个富人家的小院,不同的是,富人家的院子里摆放都是些金银饰物,而这衙门府里,摆放的都是些血肉狼藉的尸体,整个院里臭气熏天,但又阴冷得骇人。

叶无封刚入衙门大门,还没来得及多看上几眼,便一个大步上去撩开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撩开了蒙着尸体的白布,只见尸体双眼发肿,嘴口大张,全身发黑,下身一大片黄色的污渍散发着刺鼻的骚臭味,这死壮完全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是她...一定是她...”叶无封嘴里喃喃说道,他现在的脸色比那尸体可好不上哪去。

“是谁?”谭木烟穿着粗气赶了上来,他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当年没有好好练轻功了。

“什么人!”还没等叶无封开口,一女人的声音便抢先传到了两人耳里“胆敢在衙门府放肆?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只见不知从那个犄角旮旯里窜出一个中等身材,小鼻子大眼,眉清目秀的短发女人,可她和别家女孩不同,她身上穿着的并非是什么霓裳羽衣,而是件粗布制成的官服。

叶无封的黑花刀还没抽出一半便被谭木烟摁下“别冲动,她是衙门的人。”

“衙门的人又如何?”叶无封动了杀心便很难再有人能阻止他,他撩开谭木烟的手,一刃直取来者首级。

谭木烟微闭上眼睛,但却迟迟等不来溅来的鲜血,只好再睁开眼睛,只见那女捕头别说伤口了,就连皮都没破一层,但身形却早已站到了衙门府的屋顶上。

“好刀法。”

“好轻功。”叶无封嘴上是这么说,手上却又运起了刀准备发动第二次进攻。

“别闹了!”谭木烟见一般手段拦不下叶无封,只好用身体挡在了两人之间,笑着脸行了个拱手礼说道“嘿嘿嘿!姑娘息怒,我这朋友他小时候脑袋夹过门,不大好使。”

“哼,总算有个会说话的了噢!”女捕头又是纵身一跃,双脚直落在谭木烟面前,但却没发出一点声音“在下淡渺城新晋捕头,杨二洁。”

“二...二...二洁?”

“啧,怎么说话呢?我娘才能这么叫我,个晓得?”

“晓得咯,晓得咯,怎么?这大白天的衙门府就你一个活人

?”

“你们管得着吗你们?”杨二洁白了谭木烟一眼,转身欲走,就她那腿脚功夫要走还真没人能拦住。

“诶诶!杨小姐你别着急走噻,你们这死了这么多人,你就不清楚是谁干的?”

“你是上边派来的捕快?”

“不是。”

“那不就得了,快走吧快走吧。”

“但我是煞罡堂的人。”谭木烟手急忙慌的翻了半天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暗金色的小牌子

“哟,还真是煞罡堂的牌子诶,啧,那就到公堂上坐坐吧。”杨二洁吐了吐舌头,甩甩头发,扬长而去。

“你为什么不让我...”叶无封走了上来冷着眼瞪着谭木烟,那样子就像是只被夺了食的猫。

“唉~出门在外连低调都要我教你吗?”谭木烟讪笑着说出这番话,但却绝无恶意。

公堂之上,冷冷清清,早已没了往日的庄严肃穆,剩下的就只有那壶清茶,一如既往的淡然无味,谭木烟倒也丝毫不客气,稍稍拍拍灰便找到一处赶紧地方坐下了“这...一直这样?”

“诺,我才到这没几天,这衙门里大多的捕快就都被人杀了,剩下的捕头也不敢多留,一溜烟的就全都跑路了。”杨二洁挠着脑袋,蹲在桌子上的样子和孙悟空那妖猴还真有几分像。

“你不怕?”叶无封只是靠在墙角,挑了挑眉头。

“我怕什么?你你你姐姐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说了,凶手就是要杀我,他杀得着吗他?”

“那是实话,额...这衙门府被血洗的当晚,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动静倒是没有,我刚来实习,还住在外边,但外边想在都乱作一团了,那些贼啊,强盗啊,听到我们这衙门的人都快死绝了,高兴得不得了嘞。”

“那你们就没记起来向上头汇报?”

“汇报了呀,但你又不是不知道,上头的办事效率慢到词穷呐。”

“也就是说...这么大个衙门就你一个人咯?”

“不是,还有一个也是来实习的...那个谁!安全了,出来吧。”杨二洁不知对着那个方向张开了嗓子喊出来的声音大到让人耳鸣,就她那样,比起外边那些个大小姐,她更像是个豪放不羁的无脑大汉。

只见喊声过后,还没等谭木烟揉揉他那刺痛的耳朵,公堂之上的屏风后边便走出了一名身穿白色云衣素裙的头上戴着金钗的女人,这女人五官精致,身材修长纤细,好一副倾国倾城之色,但不知为何,叶无封第一眼看到她心中就生出一股莫名的厌恶感。

谭木烟见叶无封不为所动,也只好一个拱手迎了上去“哟,敢问这位姑娘是?”

“我叫叶欲清,刚应聘上捕快来这淡渺城任职...不料...”女人轻皱眉头,水汪汪的眼睛含情脉脉的望向谭木烟,那样子比抛十个媚眼更能诱惑男人的心。

“你这身板?捕快?别开玩笑了。”叶无封冷笑着,舌头依旧毒得伤人。

“这位公子,不瞒您说,我也没想到我会被选来当捕快,可能是那聘官看我自小家境贫寒,又不会做女工,这才可怜我给我个职位的。”女子闻言,不怒反笑,她那轻声细语模样实在是叫人不忍心再刁难她。

“就是,无封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极端呢?女人怎么了?女人就不能当捕快了?”谭木烟嘴上这么说,但却留了个眼神让叶无封不要放松警惕。

“行行行,聊也聊过了,你们就说来这的目的是什么吧。”杨二洁摆了摆手,不耐烦道。

“我们的目的也不复杂,就是想查清楚这些个人到底是谁杀的。”

“你们又不是捕快,查这个干嘛?”

“这涉及到香木堂的**问题。”叶无封也直起身子来,眼睛带着难以掩盖的敌意,扫过大堂内的每一个角落。

“行,我正好也在查这个案子,进来谈吧”说着,便自顾自的走入了一个小房间里。

“看紧点那个女人,她绝对有猫腻。”谭木烟借和叶无封并排走的机会伏在他耳边说道,而那女人,也在心底悄悄的露出了诡笑。

嘉兴治疗宫颈炎方法
石嘴山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保山性病医院排名
嘉兴治疗宫颈炎费用
石嘴山牛皮癣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