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盛世龙潮第二章夜宴

2020-01-24 14:0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盛世龙潮 第二章 夜宴

来人须发花白,脸上皱纹横生,双眸精光内敛,看似一个寻常老人,但是游方却已经认出了此人。

城主府分为东西两苑,西苑原本是城主的居所,而东苑则是宗族所在,东西两苑各有五位管事,都是家族培养出来的管理人才,虽是仆役之身,但是地位只比嫡系主人略低一等而已。

此人能够在城主府数千仆役中脱颖而出,走到如今的位置,岂是简单的人物。

“原来是福叔。”暗自收敛心绪,游方含着笑意站了起来,正面打量着来人。

“使不得,使不得,少爷折煞老奴了。”老者面色惶恐,连连躬身道。

游方几步上前,托住老者的手臂,扶着老者往一旁的椅子走去,笑说:“福叔是城主府老人,家父在时,便不止一次跟小子讲过,福叔一身本事,放在这小小的栖霞城中担任一位管事,实在是太屈才了,每每提及,都为福叔感到惋惜,还让小子有机会多向福叔学习呢。”

“城主抬爱,老奴只不过是在府里做事久了,知道本分罢了,哪有什么本事。”

“能够守本分便是本事,小子这些年都没有走出克己园一步,但是却也是知道的,如今城主府中没这份本事的人,呵呵。”落音已经冷淡了几分。

福叔微微一愣马上反应了过来,极快地看了游方一眼,见游方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方才开口道:“十天之后便是大少爷成年礼,大老爷和三老爷商定,要早做准备,特意请来了五位族老,今晚的晚宴非比寻常,大少爷还是尽快准备,前往赴宴的好。”

游方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事情总算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糟糕,福叔的话貌似没什么,只是催促游方赴宴,但是游方却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这些年来,城主府已经是游少敬与游少恭争权夺利的战场,但是二人能够掌控的也只有游家六成左右的力量,宗室族老们明面上不理事,但是实际上,东西两苑的十位管事便是他们的力量。

看到身为管事的福叔到来,游方下意识的以为这股力量已经被他大伯或者三叔掌控,所以才出言试探,而福叔听出了游方的言外之意,便给了游方一颗定心丸。

不过,福叔的话同时也告诉了游方,这一次游少敬和游少恭破天荒的联手设宴,连族老都惊动了,他再想用守丧不便赴宴为由拒绝,却是行不通了。

“多谢福叔特地跑这一趟,小子这就换身正装,前去赴宴。”

福叔闻言,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轻轻叹息了一口气,站起身,拱手道:“大少爷,您是聪慧之人,有些话本不该我这下人来说,说句僭越的话,有些事,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的身份在这儿,怎么退?”倚在椅子里,游方的姿态说不出的慵懒。

福叔呆了呆,多年的阅历,让他从眼前慵懒少年身上察觉到一种让人心悸的气息,总觉得少年那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一瞥之中,似乎隐含着一丝血色。

游方的话让他神色一黯,府中的那两位是什么样的性格,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一时间也无法答话,只得怔在那里。

到底是灵醒之人,愣住也是片刻,虽然心绪依旧嘈杂,但是福叔还是道了一声告退,便朝外边走去,直到离开了克己园,才彻底清醒过来。

想起在克己园中的一幕幕,福叔忍不住又回过头,之间暗淡的天幕下,依稀还可以看到那略显破败的门楼,只是那牌坊上的‘克己园’三个大字已经模糊不清了。

夜,月明星稀。

换了一身红底白面的锦绣长袍,这是蓝盈莹过世之前,为游方亲手缝制的衣服,便是在她躺在病床上也未曾终止,具是用的这种料子,大大小小数百套,用蓝盈莹的话,是要游方穿到娶了妻子,再有人换她为儿子制衣为止。

站在廊下,月光洒在游方白皙修长的手掌上,若是定眼细看,勉强可以看到一层薄如蝉翼的薄膜。

这是蓝盈莹留给游方的两件秘宝,左手上的名为蛛幻,右手上的名为云织,按照蓝盈莹所说,蛛幻和云织都是七品宝器中的极品,具有不可思议的威能,不过游方如今没有修为在身,仅仅只能利用两者坚韧与摄毒的特性了。

握了握手,虽然不是第一次佩戴这两只手套,但是游方还是忍不住惊奇,真不知道这两只手套是用什么材料编织的,不仅看起来仿佛不存在,便是戴在手上,也仿若无物,甚至丝毫不影响触觉。

左手按住胸口片刻,游方淡淡地说了一声:“走吧。”

身后的观言会意,提着灯笼两步走到游方的侧前方,与游方一道走出了克己园。

看着眼前灯火通明的祥昌园,饶是游方早有心理准备,还是忍不住生出一丝物是人非的感叹。

福叔一早就等在门外,看到游方到来,连忙迎了上来,让身后的小厮接过观言手中的灯笼,便引着游方进入园中。

留意到大门两侧护卫不屑的目光,游方轻笑着摇了摇头,小声与福叔道:“多谢福叔为小子考虑周全,不然,小子怕是免不了被人折辱一番。”

“都是一群不知尊卑的狗东西,大少爷,您不要往心里去,总有一天,他们会后悔的。”

小声交流着,一路进了三进的院子,终于到了主殿,殿内已经安排好了座位,有三十多座,主座和侧下的八座都还空着,其余的都已经坐满了。

粗略地扫了一眼,都是游家有一定地位的人,不少人早年间游方也曾见过,换做从前,这样的场合,游方到来,这些人必然会起身问候,但是现在却没有一人动弹一下,仿佛没有看到游方一般。

看来这些人都认为他游方已经是丧家之犬,日薄西山了。

只听得有脚步声从不远处响起,五位族老在九位管事和游少敬游少恭的簇拥下,从偏殿走入了主殿。

众人慌忙起身,口中整齐地说:“恭迎五位族老。”

福叔对着游方微笑了一下,示意跟上,脚步迈开朝着五位族老走去。

“方儿来了,来,到大爷爷身边来,让大爷爷好好看看,上一次见你还是两年前,一转眼都长这么高了。”为首的身材挺拔的大族老笑容可掬地说道。

游方几步上前,对着五位老者跪下,行叩拜大礼:“孙儿不孝,数年不曾与五位爷爷请安。”

“方儿快起身,你是个纯孝的孩子,为了你母亲守孝,这两年从未踏出克己园半步,如果这都算不孝,还有谁敢说孝道?快起身,可怜了我的孙儿。”大族老亲自将游方扶起,把游方拉到近前,不住地打量:“都说女大十八变,这男大变化也不小,都比大爷爷高了,这般俊秀的儿郎,若是被城中的那些姑娘见到,不知要迷倒多少人呢?”

“大哥说的是,方儿如今也快成年了,早到了娶妻的年龄,二爷爷可是帮你留意了不少,方儿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二爷爷帮你选。”一旁的二族老接着道。

“是呀,真是一转眼,方儿都成年了,要我说,孝道固然是要重的,但是方儿,五爷爷可是要批评你了,你是城主继承人,如今你父亲生死不知,这城主之位的担子你可要担起来,不能再继续劳烦你大伯和三叔为你操劳。”

游方一直注意着所有人的表情,五族老这句话出口的瞬间,原本热切的气氛陡然降温,大族老和二族老都收了声,而一直没有说话的三族老和四族老,听到五族老的话时,分别不动声色地与游少敬和游少恭视线交流了一下。

一瞬间,游方便清楚了,三族老和四族老分别是大伯和三叔的父亲,他们支持的人不用想也知道,五族老与自己故去的爷爷关系最好,而从他为自己说话来看,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至于大族老和二族老,他们没有儿子,几个女儿也已经嫁出去了,所以与城主之位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所以他们可以表现的热切,也可以在五族老挑明城主之争时,将自己拎出去,不参合。

“大家不要站着了,都入座吧,我们不坐下来,他们这些晚辈又怎么敢座,好好一场家宴,都站着像什么样子。”

大族老哈哈一笑,当先朝着左列第一个座位走去,二族老则是朝着右边第一个座位走去。

主座是属于城主的,游少卿固然不在,但是还是要留着,所以无人能坐。五位族老先后落座,仅剩下三张座位,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落在游方身上。

游少敬和游少恭之间是没有什么争议的,不管二人私底下有什么争斗,除非他们真的有人占得城主之位,不然都是按照长幼秩序而落座。

但是此刻偏偏多了一个辈分低于他们,名义上身份却高于他们的游方,特别是这个名义,在大多数人眼中都是名存实亡的情况。

游少恭给了游少敬一个看好戏的表情,便冷笑着站在一边。游少敬心中暗恼,平日里,这般场合,他为长,总是能够比游少恭高出一个地位,可是今天游方出现,他争与不争,面子上都好看不了,只好将目光看向游方。

游方可以看出游少敬目光中的威胁之意,心中冷笑:还真是霸道,不过几年不见,昔日那个总是亲切温和的大伯,居然变成了这般!

装作没有看到游少敬的威胁一般,游方自顾自地朝着第六座席位走去,大大方方地坐了下去。

耳后听到一声冷哼,余光里扫到游少敬黑着一张脸,朝着第七座走去,而游少恭则是走到他身边入座,特意经过他这边时,低声道:“侄儿还真是好威风。”

“岂敢,比不上大伯和三叔。”游方不咸不淡地堵了回去。

这下轮到游少恭冷着一张脸落座。

众人全部落座,自有仆役开始传菜,晚宴正式开始。一场无形的交锋过去,但是游方却知道,这一切不过是正餐前的开胃菜罢了。

京都儿童双胞胎口腔科
第309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专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锦州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福州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