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仙武同修 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 分别

2020-01-17 03:22: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武同修 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 分别

“萧晨,这是?”秦卓林,还是有些不解的道。全阅读

萧晨指了指楚香道:“这是天香圣地的楚香姑娘,这位事天香圣地的前辈,听説xiǎo清尘是至阴之体后,特意赶过来的。一天之前,他们就来了,非常满意xiǎo清尘的资质。”

桑和秦卓林,恍然大悟,原来萧晨早就计划好了。

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八皇的矛盾焦diǎn,就在xiǎo清尘身上。

xiǎo清尘不安顿好,对方会无休无止的来找自己麻烦,一次比一次难缠。

将xiǎo清尘交给天香圣地,只要对方相中了xiǎo清尘,借给八皇一个胆,他也不敢再去找麻烦。

就算想找,也不知道天香再什么地方。

双目失明,可八皇的魂力还是能够感应到,周围环境的。

看到自己皇叔,被人扔下来的时候,八皇就知道完了。

天香圣地介入,这至阴之体自己是不要想了,找萧晨麻烦就更不用谈了。

他此刻最大的依仗,有着神脉境修为的皇叔,显然不是那天香圣地上长老的对手。

“皇叔,我们走!”

八皇心中虽然憋屈,可知道再呆下去也不会有更好的结局,果断做出决定,现在就走。

日后再报此仇,双目被毁,这下在皇室之中,脸面算是全给丢完了。

“我有説过让你走吗?杀了我的人,想走就走,也未免过放肆了一diǎn!”

见到八皇要走,萧晨冷喝一声,没有要放对方离去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还想留下本皇不成,萧晨,我告诉你,不要做得过分,否则就算是桃源帝君也保不住你!”

八皇顿时气急,怒不可揭。

萧晨平静的道:“我可没有为难本皇的意思,只不过重申一遍,就算是废物,也有废物的价值。好歹是人王大成的废物,你説杀就杀,一diǎn表示就没有,这就想走?”

秦卓林闻言,顿时有些想笑,萧晨实在有意思了。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字的没有广告。]

那血衣中年人,明明是对方手下,如今死在八皇手中,萧晨反而逃起公道了。

八皇听到这般解释,气得想要吐血:“从未有人,敢跟本皇这么説话,萧晨,你是真的要得罪整个血武皇朝皇室吗?”

萧晨眼中露出一丝不屑之色,淡淡的道:“别废话,你也只不过是一个皇罢了,血武皇朝几个皇,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当皇室代表了。拿出五万原始天丹,否则今日别想走出青山镇,你要是不怕被皇室当做笑话。我也不介意,将你今日在青山城的丑事,传遍荒海。”

“五万!”

八皇怒火冲天道:“你做梦去吧,我全身财富也才刚刚五万原始天丹,有种你就杀了我!”

“如你所愿。”

出乎所有人意料,萧晨想也没想,手中霸刀瞬间出鞘,身影闪动,一抹璀璨刀光朝着八皇刺了过去。

早已重创的八皇,脸色顿时被吓的惨白一片,只感到浑身冰凉。死亡的恐惧涌入心口,化为一座无形之山堵住了自己的喉咙。

电光火石间,一道身影挡在了八皇的面前,是那名被天香圣地长老击伤的帝君。

他随手化解了萧晨的杀招,而后勉强拍出一掌,将萧晨逼退。

看了一眼楚香身边的老妇人,对方气息一直笼罩在他身上,让他不敢有大的动作。

“xiǎo辈,凡是不要做得绝,原始天丹给你,我们走。”

老者空有一身帝君修为,可被天香圣地的老妇,死死压制,交给萧晨一枚储物戒指,便带着八皇迅速离去。

八皇早已吓得魂飞魄散,若再给他一次选择,打死都不会再来青山镇。\/>

原本以为,不需要耗费多心神的一次经历,却让他双目尽毁,心中更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嘻嘻,萧大哥,你真是胆大包天,连血武皇朝的皇都敢敲诈。”

见到对方走远,楚香浅浅笑道,调侃道。

萧晨查看了一番储物戒,里面堆积着xiǎo山般大xiǎo的原始天丹,神识一扫,便确定数目相差无几。

收好储物戒,萧晨轻声道:“反正已结仇,此时不敲一笔,未免过可惜。”

更主要的原因是,萧晨现在穷的叮当响,急需原始天丹。

这五万原始天丹,对萧晨来説,简直是就久旱逢甘露,解了燃眉之急。

“这孩很不错,我想带她回天香圣地,已经和她説好了。就是有些放不下,她弟弟。”

天香圣地的老妇人,有些欢喜了看了xiǎo清尘一眼,对萧晨説道。

萧晨看向xiǎo清尘道:“跟她们过去吧,你弟弟村里人会帮忙照顾的,她们都是好人。”

xiǎo清尘眼泪汪汪,她如今已长大,自己这些麻烦都是自己惹来的。

萧晨为了她,付出多。

“大哥哥谢谢你,xiǎo清尘会听话的,你也要好好保重自己。”

萧晨含笑diǎn头,至阴之体,能有此结局,算是完美了。

“对了楚香,这是你们圣女要的玉坠。”

嗖!

萧晨刚刚取出玉坠,就被老妇直接张手吸了过去,看了一眼抬头大惊道:“真的是天香玉坠!你怎么做到的,那天道杀阵,我都闯不过去。”

看来这玉坠,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萧晨想了想道:“侥幸,靠秦兄帮忙才找到的。”

“上代圣女的遗体呢?”楚香问道。

秦卓林和萧晨对视了一眼,沉声道:“抱歉,已经变为荒奴了,实在没办法。”

闻言,楚香和老妇人,眼中皆是一片黯然。

堂堂天香圣女,竟然变成了荒奴,如此结局,谁能想到。

“可惜……”老妇欲言又止,眼中尽是惋惜之色,沉默片刻后看向萧晨道:“不管如何,你两能找回天香玉坠,对我天香圣地都是大功一件。圣主不在,我就代圣主答应你们一个要求。”

秦卓林摆摆手道:“我就不需要了,要给给萧晨一人便好。”

萧晨闻言微微一愣,不过随即也就释然,能让秦卓林感兴趣之物,可真没多少。

当初这位,可是连天香圣女面都不怎么卖的。

萧晨想了想道:“前辈替我好好照顾xiǎo清尘吧,天香圣女已经答应欠我一个人情了,没必要再提什么要求了。”

老妇人笑道:“你这xiǎo孩秉性倒是不错,难怪香儿一上都在説你好话,这样吧,我给你一枚荒城令,留我手中也是无用。”

荒城令?

萧晨接过一枚古老的令牌,略显疑惑,不过还是礼貌的道:“谢过前辈。”

“客气了,我们也该走了,告辞。”

楚香和xiǎo清尘先后与萧晨打过招呼后,便与老妇人一道离去。

“啧啧,竟然是荒城令,要知道是这宝贝,我就不客套了。”秦卓林,看着萧晨手中把玩的荒城令,调侃的説道。

萧晨倒是爽快,摊手道:“你需要的话,给你。”

“哈哈,谢了。不过还是留着自己用吧,你比我更需要。”秦卓林笑了一声婉拒道,顿了顿接着道:“我要走了。”

萧晨和桑,都显得有些意外,秦卓林这决定真是过突然。

“已经在这待了四年,你既然没事,那我就放心了。看见你能有如今的际遇,我真替你开心,还记得我初次见你説过的话吗?”

秦卓林看向萧晨,笑道:“我説过,你早晚有一天,会名震天下!”

萧晨和桑,都想挽留秦卓林,可对方去意已决,也只能无可奈何。

身位地师,天生就流淌着冒险者的血脉,能够压住内心的躁动,在青山镇足足呆上四年。

秦卓林,真的很够朋友了。

“保重,期待再见。”

“你我一定还会见面的。”秦卓林大笑一声,转身潇洒离去。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新华医院
澧县第三人民医院
成都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菏泽治疗癫痫病医院
山西治疗阴道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