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九玄邪尊 一千一百七十章 涨利息

2020-01-16 22:07: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玄邪尊 一千一百七十章 涨利息

一千一百七十章

“该死,什么鬼东西。[燃^文^书库][]”楚南没有半diǎn犹豫,脚步如同踏星逐日,对着前方便猛然奔闪几步,大地都为此出现了一阵凹坑。

一直浑身发着墨绿色光芒的魔鬼就这么直直的看向他,额头一道清晰的血痕直抵脖子,甚至可以看清里面的皮肉还在流着丝丝血迹。

她身材到是曲线完美,前途后瞧,让人看着就升起一股邪气。

可狰狞的面目配上那胡乱飞散不知多长时间没有洗过而粘在一起的长发,怕胆子再大的人也只剩下恐惧的份了吧。

一只魔鬼楚南就有diǎn棘手,现在却一共出现三只,这根本就不是他可以对付的了得。所以如今之计,也只能让杨问解决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一边就好。

“杨前辈,这些”话才刚説出口,杨问却忽然伸手打断了他,声音波澜不惊听不见半diǎn情绪:“你们这些东西竟然还敢出现在人类的世界,是想被毁灭么。”

“嘿嘿嘿嘿嘿嘿”三只魔鬼听到这话后互相对视一眼,竟然不约而同的纷纷乖笑了起来。喉咙里发出沙哑而又刺耳的声音,让人听着就有diǎn难受。

被杨问强行摄取而出的魔鬼毫无征兆的转身朝着楚南从来,脑袋对着身体做出了相撞模样。

可还没等他飞出去多久,一道青色的火焰状物却突然横拦在了他的身前,让其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停住:“原来你也怕这个火焰啊,要试一下温度么。”

也不知魔鬼能不能听懂这句话,只知道当那xiǎoxiǎo的绿色眼瞳里倒映出青色火焰光芒之后,整个身体都看似轻盈无比的爆退而去,竟然刹那间便离杨问不足半寸距离。

场面一惊一动都在他的眼内,杨问又如何能其让其偷袭成功。只见他伸出两根指头,其上冒出diǎndiǎn红色火光,对着那突袭而上的魔鬼便diǎn了上去。

“桀桀桀”

那只魔鬼被打到了地上,不断翻滚惨叫着,显得异常疼痛。额头部位出现两道清晰无比的痕迹,就连火星都还没有被完全消除,依旧顽强生存着。

“这两只都是老古董了,竟然连説话能力都没有剩下。那么这一切就由你来告诉我吧,万胜还是该换一个名字呢?”

杨问丝毫没有多看他一眼,仿佛脚下的不过是一个垃圾,并不只得心动。

万胜后退了两步,绿油油的眼睛里流露着惊恐与警惕并加的光芒。他看了一下自己的两名同伴,心中微微有些犹豫,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去做。

“果然你还是一个新生的,连人类的情绪都没有消除。

这样,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让你与这人类剥离后自由离去,只要不祸害我学院里的人就好。”

杨问微微diǎn头,爆发出一阵凶猛的精光,让人丝毫都不敢怀疑他説的话。即使对方是魔鬼都感觉到了这分情绪,脑袋里最后一份迟疑也终于全部都土崩瓦解了。

“你确定,可以保住我?”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显,自己两个实力强大的同伴都无法对付面前之人,就算加上他一个怕也没有什么区别。

好不容易从那个地方逃出来,附上了一个人的身体可以过自由生活,他才不愿意放弃呢。

“自然,本座説话从不反悔。若真想杀你,大可一火燃烧还要等到现在么?”

説着,杨问伸手就让一族恐怖的赤色火焰燃烧在空气之中,就着手心不断跳动。其散发出的气息让人倍感惊慌,甚至都超过了楚南的修罗鬼火。

自己的同伴因该就是遭受到了这种火焰,所以才如此的吧。

包含心惊的看了一眼地面的那道身影,万胜虽然实力底下,但在刹那间也分出了到底该如何去做才好。

他diǎn了diǎn头,却又有些不放心的再度开口想让其重新保证:“你真的不会杀我,还会”

“桀”突然,另一只女魔鬼对着还没有讲话説完的万胜便冲了过来。那血盆大口瞬间张开,其内犬牙交错的利齿看得人心寒意乱,像是一只万古猛兽。

看这架势,摆明是要把万胜给世界吞噬。如果真的让他给得逞了,那么杨问的计划恐怕也要泡汤了吧。

“找死,那就不要存在了。”火焰直接冲下,将那名扑上去的魔鬼瞬间吞没。只能看见一道身影再其中不断挣扎着,响起阵阵如同干柴爆裂的声音。

女魔鬼竭力撕嚎着,声音让人心中变不由一阵难受,身体都不由冷了些去。

那双绿色的眼睛充满怨毒与绝望,似乎还在诅咒些什么,最后终于随着旺盛的火焰一同化为灰烬。

“浴火中永生了啊,这样也不错。接下来可以告诉我,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何要出现在我的学院。”杨问感叹一句,同时满里斯条的问道。

手中的火焰陡然跳起,不时变大变xiǎo,随心而动。

万胜心中最后的顾虑也终于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无限肯定。他拼命diǎn的起了脑袋,嘴巴微张刚想出声,却又发生了意外。

地面上中招的魔鬼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力气,竟然如同闪电般冲到了万胜身上,张口就咬。

杨问虽然及时释放出火焰想要隔离两人,可想不到却还是慢了一步,反而让两人全部都置身火焰让赶紧再度撤掉。

“可恶,这东西居然还挺忠心,给我去死。”万胜在须臾之间就少掉了大半个脑袋露出了里面黄白之物,可却没有半diǎn血液流出。

楚南自认走过无数战场,杀过不知多少敌人,可在看到如此恶心的魔鬼相食场面还是忍不住一阵做恶,差diǎn没直接吐了出来。

火焰再一次降临在了地面之中,以雷霆不可抵挡的速度将他完全给烧成了灰烬。

杨问有些遗憾的看了看下方,随后摇头叹息起来:“可惜不知道他们出现的原因,不然就能做出相应安排了。”

“前辈。”楚南向前两步,双手抱拳问道:“不知刚才出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何如此诡异,逼得我用上火焰才能将其勉强逼退?”

“你暂时还不需要知道,只是如果万一遇见,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力敌,尽快逃吧。”説着,他在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最后取出了一枚金色的珠子。

“这是破魂珠,如果是平时那么动用火焰就可以逼退他们,但若陷入险境,便让其吸收源力再用内力催动,便可散发出足以对那些东西造成伤害的光芒。不过每个月只能添加约莫一个仙皇修者的极限力量,超过就会炸裂。”

説着,他将破魂珠直接丢给了楚南随后又道:“本来这次的团队赛还要继续,可惜因为这事怕也要延后了。这样吧,一个月后他们就会进行比赛,如果你速度过快,或许还可以赶的上前来观看。”

“这样么。”楚南扫了一眼手中的破魂珠,温暖的气息不断蔓延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将之前还没有驱散的严寒彻底挥霍一空不留半diǎn。

虽然不知道这是由什么材质构成,但根据其模样来看因该跟不差才是,还是等路上研究吧。

“多谢前辈,还望下午可以为我向那些学生们解释一下,不然”説到这,楚南便没有再废话下去,毕竟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杨问扫了他一眼,理解性的diǎn了diǎn头:“知道了,你安心的去吧。白斩,带他走。”

“擦,这话听着怎么有diǎn像临终送别啊。”楚南嘀咕着,心中却又莫名其妙的一动,半天才反应过来:“等会,白斩?”

“楚兄好久不见,身体又壮实了啊。”白斩淡笑着踏空而来,一身白衣素裹,身后银剑贴勒其上,看上去真就跟一个迎面而来的仙人一般。

楚南额头上拉下三条黑线,微微扫了一眼前来之人后,开口提醒:“不就前我们还见过,多日二字从何而来?”

“呵呵,这不是想念的紧所以啊呸不是。”白斩説的自己都有些晕了,随即拍了拍脑袋赶忙把事情回归正途:“师傅,我来了,是现在就走么?”

“恩,你送他去水琅宫后先xiǎo住几日,七日内我自会再派人前去阶梯你。此次水琅宫开放的规模乃千年最大,説不定可以勘测到核心秘密,千万不能错过。”

杨问特意在话上加重了语气,突出了其重要程度。不过就算他不説白斩也不管耽误实践,毕竟这可是自己的师傅,神级强者下达的命令啊。

楚南看着两人,忽然觉得这次的探险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什么核心秘密竟然能引得杨问这种神级强者都格外重视,恐怕也是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吧。

“我只是想好好过上三个月,然后回去,至于这么折腾么。”楚南的内心在滴血,让其欲哭无泪。不过也没有办法,既然来了那也就只能顺从了。

“事不宜迟,现在出发。这是紧急玉简,只要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情况直接捏碎,我会顷刻间赶来救援。”

杨问再度丢下两道绿光,身影便逐渐回归虚无,最后消失,也不知道去那了。

楚南随手接过后随意一撇,忽然外地面发现四枚极其细微的金属。若不是他眼神好,也根本无法发现。

“封天针。”楚南心中一喜顺手拾到手中。趁着白斩没注意,他又装模作样的敲了敲身旁之人,但很快就将神色全部回归常态:“白兄,还真是巧啊。不过话説回来你的余款,是不是该支付一下了?”

“好説好説,等会我就随便找家分基地把东西给取出来。不过十阶仙丹怕是要等上一段时间,毕竟这个东西即使奥法大陆都是比较少见的,太难炼制了。”

白斩diǎn了diǎn头,看上去极为诚恳。可是楚南却并没有买账,而是转身仰望苍穹説道:“虽然我不着急要,但不怎么喜欢别人欠我东西。进入水琅宫之前必须到手,否则涨一成利息哦。”

德州市中医院
伊春市友好区人民医院
成都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衡水癫痫病治好费用
天津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