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荒兽主宰第九百六十九章出手杀人

2020-01-24 20:13: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荒兽主宰 第九百六十九章 出手杀人

事实上,燕澜的心内已经翻江倒海。

起死回生,不正是他一直苦苦寻觅的吗?不说生死未卜的凌玉和父亲,单就清玄,他也一直想令其起死回生,达成紫漪心愿。

“哈哈哈……”

燕澜话音刚落,苍穹之上便传来嚣狂的笑声。

“起死回生?燕澜小儿,你还真能想!莫说我们玄族,就是放眼整个天下,能拥有起死回生大神通之人,也稀世罕见。”

“老夫不死,你很好奇吧?但老夫偏偏不告诉你。你只需知道,老夫是不死之身,你杀得再多,老夫依旧能够卷土重来。”

玄山孤的脸上,怨愤与不甘夹杂在一起,已经扭曲至极。

“不过,很遗憾地告诉你,老夫已经继承了你们一祖的修为,一祖应该是你们罡天门最强之人,你们想要再次杀灭老夫,已经没了机会。”

“燕澜,悟色,鲁菅,你们三人随老夫走一趟,今日老夫便大发善心,让罡天门开山大典如常举行。否则,莫怪老夫大开杀戒。”

玄山孤的眼瞳之中,杀意涌动。

三祖怒哼道:“无耻玄族,杀本门两大老祖,此仇此恨,岂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玄山孤目光一寒,喝道:“三祖老匹夫,就算你说的是真,那又如何,力量就是真理,如今老夫实力强于你们,真理便在老夫手中,你们拦得住我么?”

“那便一试!”

三祖一跃而起,直朝玄山孤杀去。

不说燕澜乃罡天门最重要的弟子,单就悟色乃燕澜至交好友,又帮过罡天门大忙,岂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让玄山孤带走。

还有鲁菅,乃是役咒谷的参典代表,也不顾危险,助燕澜对抗玄族。若也让玄山孤带走,罡天门颜面何存?

玄山孤傲慢一哼:“不知死活!”

随即抬掌,猛地朝下一按,在三祖出护宗大阵之际。猛烈轰击在三祖祭出的强招之上。

一声炸响,三祖强招破灭,防御崩碎,口喷血雾,狠狠地砸落到大地上。其余老祖连施展援手都来不及。

三祖摇身一动,站起身来,右手按在胸口,气息凌乱。

玄山孤不屑道:“三祖老匹夫,若非这护宗大阵,你定不是吐血这么简单。啧啧,老夫很是好奇,如此强悍的护宗大阵,到底是出自谁之手。老夫知道,绝非你们五个老废物能够布置。”

燕澜紧握双拳。快步走到三祖身侧,一掌按在三祖肩上,释放一股纯净灵力,压下三祖体内暴乱的灵力,简单修复了一些伤势。

旋即,燕澜昂头:“此阵,乃本门五位老祖联手布置,又有无数弟子心血在其中,这你都破不开,也好意思大声嚷嚷。悟色与鲁菅。皆是我至交,若想带走他们,除非将我变成一具尸体。”

鲁菅闻言,眉开眼笑。大声喝道:“燕澜老大,多谢你这么罩着小弟,一个多月前,我们能联手杀死这老匹夫,今日,我们再次联手。照样能将这老匹夫打得连他娘都不认识,哈哈哈……”

红袍老者闻言,神色大变,斥道:“鲁菅,坐下,玄山孤今非昔比。昔日其修为仅九衍婴变巅峰,如今其修为,已然到达分神期。莫说是你们三个小儿,就是在场所有老辈出手,都不见得是玄山孤对手。”

众修闻言,心神又掀起一股惊涛骇浪。

沧沧撇了撇嘴,轻声问不真仙道:“爷爷,你能打得过那人吗?”

不真仙笑了笑,宠溺地望着沧沧,低声道:“放心,今日用不着爷爷出手。爷爷的这双手啊,只喜欢捞取宝物,不喜欢打打杀杀。要是这人身上有什么让爷爷心动的宝贝,爷爷或许会活动一下筋骨。”

玄山孤傲然一笑,道:“还是役咒谷的人有点见识。燕澜,你考虑得怎么样,若不同意,老夫可要破阵杀人了!你想变成一具尸体,老夫完全可以满足你的心愿。”

此时,数千里之外,藏在虚空中的三道身影,见来者竟是玄山孤,又知其实力达到分神期,当即不再藏匿,皆是面带笑意地朝玄山孤驰来。

肥胖修士、红唇女子、枯瘦修士连忙拱手参拜玄山孤,并道明自己的身份。

玄山孤点头道:“老夫早就说你们三派明智,果不其然,灭了七星派与罡天门,你们三派便是此地霸主。客套的话收起,拿出你们的本事,破开这护宗大阵,便记你们大功一件。”

玄山孤两番试探,察觉此阵不凡,不愿将太多力气花费在破阵上,此时正好来了三个冤大头,不赚他们的力气,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们的忠心!

这三人,修为虽只有七衍婴变期,但均是一宗之主,必定身怀不弱法宝,真正全力施展之下,不比八衍婴变期修士弱。

三人听了玄山孤之言,明知玄山孤用意,但既已表忠心,岂能回头,当即撸袖抚掌,准备破阵。

燕澜嘴唇微翘,若这三个狗腿子能破开这阵,那就真见了鬼了。

其余众修瞪大眼睛,那三人他们也都认识,合力之下,就算九衍婴变期修士布下的大阵,只要耗费一定时间,也是能够破开。

经过半炷香时间的忙活,三人满头大汗,各施其能,护宗大阵依旧固若金汤,连一个芝麻大的缺口都没打开。

“三个废物!”

玄山孤忍不住在心里唾骂了一下,破阵之事,终究要他亲自动手。

燕澜这时,却是踏空而起,朝那三人笑道:“破本门大阵,本门没人阻拦,应该很自在吧!不过,与本门友善者,本门绝不为难;但犯本门者,本门也绝不饶恕。”

言罢,燕澜出阵,右手一拂,三道雷芒直冲三人体内,那三人竟是毫无还手之力,“嘭嘭嘭”三道响声,当即形神俱灭,惟剩三枚储戒,朝燕澜疾射,被燕澜收起。

“这,就是侵犯本门的下场!”

燕澜面无表情地说道,目光扫过玄山孤,又朝广场上众多闲散修士望去。

这些修士,立场不稳,但修为不弱,一不留神,很可能成为玄族的帮凶,不给他们一些威慑,只怕要出乱子。(未完待续。)

沅陵县人民医院
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男科医院
烟台公立牛皮癣医院
湖北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