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原界降临 【第四章】继承者的试炼第六节

2019-12-04 17:58: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界降临 【第四章】继承者的试炼第六节

温和的光芒重新回到视野中,伊芙琳的眼皮略微颤动后终于完全睁开。面前的那个女精灵面容高贵,散发出与凯拉孑然相反的气质。如果说凯拉是空洞冰冷的黑暗,那么她便是春日最温暖的阳光。

“玛瑞蒂娅……”伊芙琳下意识地低语道,“哦,抱歉,女王大人。”

“不必拘束那些口头的称呼。”玛瑞蒂娅微笑道。

“我……是怎么了?”

伊芙琳尝试直起身子,却因全身骨折般难忍的疼痛呻吟出声来,脑袋中嗡鸣声不断。

玛瑞蒂娅示意她躺下去,说道:“你应该是喝了‘科诺蒂萨’,不过很快就能缓过来。现在只需要安心地躺着就可以了。”

“抱歉。”伊芙琳自觉有些失礼,但还是顺着玛瑞蒂娅的意思继续躺下。很快,她意识到什么,惊慌失措地大喊:“克劳德!”随即就要起身,但被无形的力量制止。

“不用担心,他现在很好。”玛瑞蒂娅道。

“不,不会的。那股与生俱来的力量会让他暴露的!整片东大陆都瞩目着他,这样做,太危险了!”伊芙琳显得很激动。

玛瑞蒂娅却不以为然,补充道:“你该相信我们。”

“星芒剑!他还带走了星芒剑?不,那股力量会影响到他的!”伊芙琳发觉手边的星芒剑没了踪迹,更加焦虑了。

“喔,或许你太小看了星光精灵们的智慧和能力了,那种担心有些多余。”玛瑞蒂娅道。

伊芙琳茅塞顿开,自语道:“堕星……”

“是的,”玛瑞蒂娅点点头,“堕星吊坠。光明魔法师的魔法加上星光的纯洁足以抑制那一点微不足道的血魔法之力。所以我说,与其不必要地担心那个孩子,不如稍稍关心一下你自己的状况。或许,并不容乐观。”

伊芙琳沉默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面色满是失望,叹了口气,随后无奈地笑了起来。

“我?我有什么能力担心自己……那种结果是迟早的事情,我早就接受了。由不得我的,不是么。”

“你不该承担所有的事情。一个人无法对抗整个世界的。”玛瑞蒂娅道。

“不该一个人承担……哪怕拥有了血魔法的力量,我仍旧怀疑那些更为可怖的力量来临,我是否能够抵挡。我甚至连一座庇护我的主城都找不到……”

“然而在王后城的十年,难道有邪恶找上门了吗?”玛瑞蒂娅安抚道。

伊芙琳笑道:“呵,难道你现在不是找到我了吗?”

“看来取得你的信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玛瑞蒂娅并不生气。

“信任?就连迪亘人的先知都对他有所想法,艾克林王族已经不复存在,整个世界都不会再为这个名号买单了。我能够信任谁?难道我应该认为你们就是最圣洁的存在,对他毫无想法吗!”伊芙琳的语气越发激动,甚至眼神都变得凶狠。

玛瑞蒂娅摇了摇头,道:“是的,我们确实有所想法。但那是为了整片东大陆,乃至整个原界。”

“为了整个原界?女王大人,这句话有些过了吧?”伊芙琳质疑道。

“不,不为过。众生需要领袖,平凡的生命没有足够的力量去维护自己的存在。”

“难道你不是这样的存在?这个世界上,有谁不知道上古精灵魔法师的名号,特别是你,难道没有被人认为是迦娜的代行者?”

玛瑞蒂娅微笑地看着伊芙琳,沉默不语。

“不是吗?玛瑞蒂娅女王!难道一定需要一个所谓艾克林的后裔去充当这个傀儡般的领袖?”伊芙琳看着玛瑞蒂娅,心中的焦虑并没有减淡。最终,焦虑让她更加激动。

玛瑞蒂娅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你的顾虑很对。原界早就不如它诞生伊始那般纯净了。每一段生命旅程在成长到一定地步之后,都会变得自私,会很自然地把个体的存在凌驾于一切之上。这些都是必然的,凯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对此,我相信你深有体会吧,伊芙琳。”

伊芙琳沉默了,诚如玛瑞蒂娅所言,现在的自己沦为那个叫凯拉的邪恶魔法师的玩偶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玛瑞蒂娅继续道:“她最早也是和我一样的存在,是我们的老朋友了。不过即便是你们眼中至高无上的上古精灵魔法师也有极大的可能被外界事物影响,最终走向堕落。朋友,信仰在这个时代已经开始被削弱了。辛运的是,我依旧相信圣光,相信迦娜女神带给这个世界的一切。

但我终究不是那样的人物。精灵魔法师并不是无敌的,她的力量也很有限。我不过是能够让那些心怀善念的人受到一定程度的庇护罢了,例如你。”

“我?”伊芙琳困惑道。

“是的。”玛瑞蒂娅顿了顿,继续道,“因为你获取血魔法之力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至高无上的力量,所以我能够帮助你脱离内心的恐惧。否则

,一般的生灵早在我伸出援手之前沉溺在那片无尽的梦魇之中,无法自拔了。所以我才说,我不能代替他。”

玛瑞蒂娅看向窗外,目光投向远方的蓝天,意味深长。良久,她才再次开口:“有个事实你必须得承认,克劳德?艾克林,他是天生的王者。而王者,终将戴上王冠。”

伊芙琳的目光有些涣散,但又重新闪耀起一丝光彩。

“天生的……王者……”

“是的。我相信你也坚信着这一点,否则你不会传授他搏斗的技巧,甚至还给了他一些使用元素魔法的窍门,虽然这些你都做得很隐秘,但你还是做了,不是吗?”

伊芙琳无法否认。如玛瑞蒂娅所言,在这十年中,她确实这样做着。虽然伊芙琳几乎把控着克劳德生活的全部,但格斗、生存、元素魔法,她会的一切从未保留。

玛瑞蒂娅再次转过脸来看着伊芙琳,说道:“所以,在你的内心深处,你也始终承认着他注定的道路。只不过,现在的他尚且年幼,你认为那些与他站在对立面的力量过于强大。不过,我还是想要提醒你,邪恶的确已经开始蔓延,但它现在同样还很脆弱。无论你如何想去规避,克劳德终究都会扛起这面旗帜。我们在他的生命中扮演的,不过是引路人罢了。”

引路人罢了……伊芙琳的心里,玛瑞蒂娅的言谈和凯拉留下的记忆交替出现。两位龙骑士的力量、迪亘人先知的力量,还有那尚未出面的邪恶势力,的确如石头一般始终卡在伊芙琳的心头。

如果一定要选择同伴,相比于依塞卡,玛瑞蒂娅或许是她现在最佳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了。这个阶段,王后城和荣耀圣殿能够为克劳德提供庇护,也能够更好地教导他发掘自己的潜能,这些方面甚至要比她只身一人要强大且合适得多。

“我还有多少时间?”伊芙琳沉声问道。

“虽然现在已经不能完全为你驱除血魔法,但我已为你克制了契约之力的反噬。你只要不使用过于强劲的血魔法,它对你不会造成太大影响的。”玛瑞蒂娅道。

“是吗……我已经无法再使用元素魔法了。看来把他交给你们是当下唯一的选择了。”伊芙琳挤出一丝微笑,但满是无奈。

玛瑞蒂娅双手合十,口中流出一端精灵文。待她再次展开手掌,一只精致的椭圆形吊坠出现在手中。随后,她将这只吊坠递给伊芙琳。

“希望它能够为你提供帮助。凭借它,你能够再次施展元素魔法,虽然力量有限,但足够应付一些小麻烦了。当然,它也能够为你准确地指示你的身体状况。当它的光芒消散殆尽,便意味着……终点。”

玛瑞蒂娅犹豫之后,还是将最不想开口的内容说了出口。待伊芙琳从她手中接过那只闪耀着淡蓝色光芒的吊坠后,她站起身子,重又面向窗户,远眺着荣耀圣殿的方向。

“至少,直到引导他成为真正的龙骑士吧……”

玛瑞蒂娅的身形再次化作光点,渐渐消逝。她的声音在伊芙琳脑中浮现,轻柔,并且足够清晰。

伊芙琳的内心不再波澜汹涌,这种平静地感觉让她再次回忆起多年前的日子。

“是啊,龙骑士,王者。克劳德,或许这条路无论如何你都无法避开吧……至少,在那之前,让我为你保驾护航吧……”

昆明治疗妇科的专科医院哪好
营口治疗龟头炎医院
茂名农垦医院
东莞常平医院一门诊预约挂号
分享到: